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落灯花_ 第七十六章 粮道之急(中)-

时间:2021-07-08 16:0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剑客笑傲书生小说落灯花 第七十六章 粮道之急(中)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这一商议,董老爷子就这样毫无保留地把李秋生推到了安乐寨众好汉的面前。

    李秋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颅说道。“这个磊副相和梁王府其实就是裙带姻亲。要想对付两家如此城府恶毒的歹人,首先得弄清楚押粮官是何人?有何喜好和特点。要不然这么好的肥缺美差,磊梁两府断不会着落地此人身上。要劫此粮队,必着落在此人身上。”

    “嗯,小子说得有点意思,继续说下去。看来你还真有点长进,不负金老弟和大小姐的一片苦心懿诣。”董老爷子听得李秋生一时不同凡响的说词,居然不顾他人在场的欢喜赞赏道。

    思顾片刻,老爷子又提醒金刀客和狄金燕说道,“咱们也别指望磊梁两家会派一个饭桶杯具出来押送粮草,可也不能说明这个人就有天大的本事。但最少可以肯定一点,这个人必是深得磊梁两府的人大加喜欢。所以弄明其人,投其所好,再在野外设伏,劫其粮草。”

    金刀客顿时大笑道,“果然英雄所见略同,董老哥,咱们想到一块去了。那不妨咱们就好好干他一票,再金盆洗手好了。”

    董老爷子霎时惊诧道,“既如此,必是咱们心有灵犀一点通啊?狄寨主,看来咱们大事可成矣。”

    狄金燕在一旁插嘴道,“爹,既然你们的看法都一致,那咱们就依计行事喽。”

    金刀客戏谑道,“嗯,就按你的意思做喽。稍后,爹带人一路跟进。”

    狄金燕一指站在身边的李秋生说道,“爹,那我和这小子就先行一步了。探明消息,立马回报。”

    说毕,拉上李秋生辞别众人,转身就飞马离开了安乐寨,直往百里外的古兰镇奔驰而去。

    古兰镇在山月国中并不算得上是个有名的地方,可是在接近一年一度端阳节的前夕,突然变得热闹沸腾起来。

    听说附近州县的粮商大贾,只要脑子灵光想歉点钱的,甚至是打点歪门邪道的宾客大都往这儿赶。

    这当中就夹杂有两个年轻华衣锦服的翩翩少年公子,一前一后潇洒洋洋地走在繁华热闹的大街上,现得很是不一般。

    两人优哉游哉地走到街中横匾着“大福米铺”的店门前停下,四处环顾了一眼,见没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就直接步入了店内。

    店小二见今天突然来了二位衣鲜光亮的贵客,喜不自禁地不等掌柜的发话,就赶紧作礼笑脸迎了上去。

    走到米摊前,前面的公子哥儿弯下腰用手一捋,一把雪白的大米就抓到了他的手上,又放到鼻子下闻了闻,连连高声叫道。“好米,好米,掌柜的,多少钱一市斤?哪里进的好货。咱俩也想要好几千斤,运回外地去发卖。”

    后面跟随而来的青衣公子也脱口出声赞道,“掌柜的,这米你存货有多少,咱全要了,可好?”

    哥儿俩这样一唱一和的闹了个片刻,就把“大福米铺”的店铺闹了个沸沸腾腾。

    街中不明真相的人群商板,霎时之间也往店门口一站,伸长勃子看着掌柜和二位公子哥儿在激烈的讨价还价。

    只听掌柜的谦卑说道,“二位公子,你们要的粮量虽然大,但是这个价钱也大低了。退一步说,就算你能从押粮的何大人手里弄得粮食,只怕这个价钱也得让何某人退缩,不敢开口。”

    穿紫带红的公子也谦谦作礼道,“何掌柜的,如此说来你是不肯卖与咱们兄弟二人这么多粮食喽?还是怕我狄某人没钱给啊。”

    “不,不,不是这个意思。狄公子实在是你们给的价钱大低,小店赔不起这个生意啊?”何掌柜的一时惶惶恐恐地说道,似是嘴里嚼着一个鸡勒,吐之可惜,食之无味,心里十分不愿意放弃这么一大笔生意。

    后边穿青衣的公子似是已看出了店掌柜此时犹豫的心机,他一个箭步走上前来啪啪掌柜的肩膀笑道。

    “何掌柜,我看你也是个做生意的老实人。这样吧,刚才你说押粮的何大人是谁啊?你若能介绍咱们兄弟二人从何大人手里弄到粮食,自有你的功劳,咱兄弟愿意算给你总货量百分之五的酬金。这样一来,掌柜的既不用卖粮给咱们,又不用冒什么大大的风险,只是动动嘴皮子,过桥搭线就能钻大钱,你看如何?”

    何掌柜一听这话,立时就死死地盯了青衣公子一眼,“此话当真?你们能让老夫如此钻点外快?我何”

    青衣公子急速答道“当真,当真,就算这一次全亏了,掌柜的也值得李某人结交,将来做更大的生意。”

    “嗯,李公子说得对。做生意嘛,就得下血本牵桥搭线。”店掌柜好像突然来了爽朗的精神说道,又扭头瞟了一眼穿紫衣的狄公子。

    似乎在说看到了吧,这就是李公子和我做生意的主儿了。你狄公子气量小,还舍不得出那几个破铜钱呀。

    看鱼儿已然上钩,青衣公子又近前一步催促道。“哪,掌柜的,咱们就一言为定了。你来牵桥搭线,咱兄弟俩出资做大买卖。”

    “好,李公子既是爽快之人,那本掌柜何某人就跟定你了。”何掌柜一时乐得心旗摇拽的答道,随即又回头对店小二喝道,“六子,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端来上好的茶水,好好款待二位贵客。”

    二位公子急急推托道,“何掌柜,咱兄弟俩还有别的事要采办,不便久留,粮道之事就全赖何掌柜的鼎力相助了。”说罢,兄弟二人就要作揖离去。

    何掌柜赶紧出言拦道,“二位贵客,这事儿还得担待二三日。莫急,莫急,何大人很快就押粮到了。”

    青衣公子一时心大急,走出了几步之遥后,忽然停住脚步回头对何掌柜抱歉说道。“何掌柜,你看咱兄弟走得急,差点忘了一件大事。为了表达咱们合作做买卖的诚意,咱们得给何掌柜的留下些许定金。”说着,啪的一声大响,就把一锭金元宝重重地摊在了柜台之上。

    何掌柜眼瞪瞪地看着眼前这个金光闪闪的家伙,霎时脸上笑开了花,眼睛迷成了一条缝,抖动着双手嚅嚅道。“李公子,使不得,使不得。何贵还没有为李公子做好大事,怎么好意思先收银子呢?”话一说尽,又禁不住伸出右手摸了摸柜台上的金元宝。

    这时,紫衣公子蹿上前来笑眯眯地说道,“何掌柜,李公子这人豪爽,为了咱们合作愉快你就不要推辞了。收下吧,咱们兄弟也好放心啊。”说罢,直把柜台上的金元宝放在了何掌柜的手心里。

    何掌柜假意推辞了一翻,在二位贵客消失在眼前的片刻,终于把金元宝纳入了怀中,直往后堂走去。

    小六子走在背后追上来问道,“掌柜的,咱们真跟这两位公子哥儿合作?”何掌柜回转身,盯着小六子用手指戮戮他的额头,奸滑一笑道。“小六子,你看这是什么东西?送上嘴的肥肉咱们能不吃吗?跟谁合作不是做买卖,这一次咱们只动动嘴皮子就歉了,何乐而不为。”

    “但是,但是。。。”小六子还是吱吱语语想说道,但是何掌柜已经完全转过身来了。他一眯眼,捏捏下疤,不无得意地打趣小六子道。“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但是。小六子,你还不赶快到前面守店去。”

    这边,二位公子一出了店门,立即就往街心闲逛了一阵,见后边无人暗中跟上来。

    狄金燕就迫不及待地扯着嗓子叫道,“小子,真看不出来啊!你对这些奸商还真有两手。特别是那个金元宝,你小子是从那里弄来的啊?”

    “哎,哎,贼婆娘,这回你懵逼了吧。你真想知道?咱偏偏不告诉你,让你急死去。”李秋生一甩垂落额头的头发,抖抖身上光鲜亮丽的华衣锦服转身向狄金燕戏耍道。

    狄金燕一呶嘴,脚下一跺,立即变得嗲嗲地癞说道。“秋生哥,你说嘛?别总是揪着小女子的心了,哪可是要人命的约。”

    李秋生一皱眉头,整个人愣愣地发休道。“贼婆娘,这么恶心的话你也说得出口,真是服了你。好吧,别再说你那让人作呕的话了。告诉你吧,那金元宝是假的。”

    “假的?”狄金燕瞪大眼睛极不信任地看着李秋生,整个人就这么定定地呆在了当中。李秋生走向前去,用手在狄金燕的面前招了几招,自言自语说道。“不是吧,这个假的金元宝也能把胆大妄为的贼婆娘吓住?哪她不是成了铜钱的吝啬鬼了,小爷还真是看错人了。”

    “啪”的一声响,李秋生就捂着自己的耳朵“哎哟,哎哟”的大叫开来了。只见狄金燕气得腮红勃子粗的捏着李秋生的一只耳朵怒道,“谁是吝啬鬼了?你看错谁人了?我吗还是贼婆娘啊?”

    “不是,都不是。是我自己,我自己看错了自己。”李秋生终于忍住钻心的疼痛羞涩地说道,整个身子跟着狄金燕的手上下转动已然变成了一张弯曲的弓。

    狄金燕一通狠狠的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来这一套,不给你点教训知颜色看看,你总以为本美女好糊弄,看不出你小子肚子里藏的坏水有多脏?”

    说毕,用力一扯,李秋生又如杀猪般叫开了。惹得在街上走动的行人还不明所以,只是一味地看着两人好像情侣打情骂俏一般,一笑而过。

    傍晚,古兰镇上的热闹犹存,临近端阳节的氛围自然平添了不少节日的闹气。

    特别是街心那一座“春香院”的繁华和热闹,更是显得灯火辉煌,迷离情酌。

    女子的娇媚之声,繁花似锦的笑靥,婀娜婆娑的身段,无不透露出诱人的妙漫丰姿。灯火下的迷离,让男人有一种把持不住的冲动。

    门庭罗雀的小店在良宵月夜的催情下,除了客栈的茶楼酒肆稍微热闹外,就数这莺声燕语的风月场所了。“春香院”当然是囊括了所有古兰镇最繁华热闹的消遣去处,鲜衣亮影,楼上楼下一片喧嚣,灯火通明得如同撒满珍珠的白昼。

    一条矫健的身影从街角的客栈走出,直往“春香院”的大门冲去。

    迎客的婆子突见一个衣鲜光亮的公子哥儿冲门而来,霎时眉开眼笑地迎向前,向后摆手招呼道。“姑娘们,贵客光临,快来迎接客人喽。”

    叫声话止声落,院内顿时涌出了一二十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娇美女子,围着蹬门而入的李秋生聚成一团,一时之间闹得纷纷囔囔,娇俏不休。

    李秋生急得直跺脚,立即挥动双手冲出被女子围困的阵形,往大堂当中的大师椅上一躺,微闭双目冷冷地说道。“我要见你们的老鸨母,我要请‘春香院’最好的姑娘。你们传话下去吧。”

    话一出口,众女子先是一阵休慎的愤怒,然后憋着一肚子的窝囊之气慢慢退去,再不敢有先前过分的举止。

    李秋生眼中闪过一阵亮光,嘴角又沟起一丝阴冷嘲热讽的笑。

    得了婆子的通报,“春香院”的老鸨母从后堂急急地奔了出来,直往闭目在大师椅上的李秋生陪笑道。

    “哟,不知贵客光临,老身有失远迎,实是罪过,罪过。如有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公子恕罪。”

    李秋生从侧卧之处坐起,一啪面前的桌子叫嚣道。

    “老鸨母,我问你。为何不让当红的头牌姑娘来伺候我?偏教这些姻脂俗粉来胡弄我,你就不怕我拆了你的‘春香院’吗?”说毕,才有意无意地狠狠盯了老鸨母一眼。

    ‘春香院’的老鸨母先是一惊,愣愣地站了一会之后又是一咋,满脸堆地笑道。

    “哎哟,这位公子,就为这事生气呀?真是错怪我老身了。我‘春香院’的姑娘啊别的不敢说,单说这容貌啊,那可是个个赛比昭君,艳比貂婵。头牌不头牌对公子来说有什么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公子进得我家的大门就要尽兴而去,切不可因此呕了闷气,那才是得不失偿的活儿。”

    李秋生一听‘春香院’老鸨母这话,心里就有了几分底子了。

    他的眉眼即时露出了几分微微的醉意,像一朵妖娆的花,开得正鲜正艳。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