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穿到天堂怎么办_ 187.第二十二夜-

时间:2021-05-27 17:2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沐清流小说穿到天堂怎么办 187.第二十二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臭小子, 胆肥了啊?”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路西菲尔的孩子了?”

    玛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之前被倒吊在空中恼羞成怒哇啦哇啦的时候, 玛门虽然隐约觉得这小猫咪的语气有些耳熟,却并没有深想。

    现在看到与他相对而坐,一脸淡定望着他的小白猫时, 玛门再一回想这小家伙之前的几句话, 忽然觉得脊背凉凉的。

    “父……父王?”胆战心惊地望着那双琥珀色的剔透猫眼, 玛门不确定地小小声唤道。

    尾巴“啪”一下又在玛门的脑门上甩出个印子, 那小白猫竟也没否认玛门的话,只眯眼对玛门道,“你之前不是说要闭关做实验么?难道是阵法炸了, 把你炸到天堂来了?”

    听到这话, 玛门哪还不知道这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就是他那本该远在地狱深处追剧的父王!

    小脸上顿时一阵红红白白, 玛门也不敢再对这小猫咪胡乱嚷嚷, 立刻乖巧地趴在床上,毛毛虫一样把小脑袋拱到小猫咪面前,笑嘻嘻地道, “父王, 好巧, 您怎么也来天堂了?”

    这么说完, 玛门还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父王毛茸茸的小爪子,明显对贝利尔现在的模样十分好奇。

    一猫爪糊在那臭小子的脸上, 贝利尔气极反笑, “我要是再不来, 你还不得把整个天堂都闹得鸡飞狗跳?!”

    “怎么会!父王我现在可是人见人爱的小天使!您是没见到,那些天使可喜欢我呢。”伸手想要捏捏父王粉嫩嫩的小猫爪,又被糊了一脸猫毛,玛门撇了撇嘴,气哼哼地道。

    “也包括你口中的‘父亲’路西菲尔?”贝利尔忽然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嘿嘿……”被小猫咪那双仿佛能看穿一切的琥珀色眼眸淡淡望着,玛门稍微纠结了下,终于还是决定按照以往的经验,跟父王说实话。

    不然等回地狱,父王一定不会对他手下留情QAQ!

    “父王,”下巴放在交叠的双手上,玛门哼哼唧唧地对贝利尔道,“其实我早就知道啦,天国副君路西菲尔是我的另一个父唔……!”

    嘴巴忽然被雪白的猫毛糊了个严实,玛门无语地看到小猫咪一脸严肃地对他道,“有事回地狱再说。”

    “唔唔唔唔唔唔!!!”小脑袋摇得像拨浪鼓,对贝利尔的这个提议,玛门用全身表示拒绝。

    背后的虚空中却突然撕裂出一道半人高的黑色缝隙,一只雪白的手掌从其中探了出来,很快便把小小的玛门拎回了地狱。

    待那连通地狱的缝隙终于合拢,贝利尔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神色莫名地看了眼水晶天的方向。

    把玛门送回地狱后,贝利尔很快又把猫形分|身安置在了第六天北境的飞虎兽聚居区。

    在这之后,贝利尔才终于有功夫收拾那个一天到晚总想搞事情的臭小子。

    ……

    路西菲尔第二天清早醒来时,难得有些怔忪。

    昨夜梦中的一切仍历历在目。

    眼睛上似乎还残留着贝利尔掌心的温度,耳边也似乎还回荡着那声如劝解又如叹息般低柔的“睡吧”。

    他知道,那是贝利尔。

    真正的贝利尔。

    时隔十万年,路西菲尔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会在这样一个意外的情况下再次见到贝利尔。

    虽然当时他几乎没怎么来得及看看贝利尔现在的模样,也没有好好与贝利尔说上一句话,沉寂了十万年的心却还是因此而加速,雀跃。

    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只要想到贝利尔,见到贝利尔,就会让他如此开怀?

    甚至连从前被贝利尔抛弃,不告而别的怨愤都来不及想起,满心满眼都是贝利尔。

    加百列和米迦勒都曾问过路西菲尔,为什么至今仍无法忘记贝利尔,至今仍无法对“贝利尔”这个名字释怀。

    路西菲尔与贝利尔曾经虽然是挚友,但他们真正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还不到八万年,在那之后,他们足足分别了十万年之久,就算曾经的感情再深厚,也该在这漫长的十万年中消磨殆尽了吧?

    其实不单加百列和米迦勒,就连路西菲尔自己,都对自己一直无法释怀这件事感到无可奈何。

    这些年来,路西菲尔一直以为自己之所以对贝利尔念念不忘,以至于到了执念的程度,就只是因为贝利尔当年抛弃了他,那么突兀地不告而别。

    但同时,路西菲尔也很清楚,他对别西卜、萨麦尔和阿斯蒙蒂斯并没有任何怨怼之心。

    他对贝利尔的执念在几位同僚看来十分不明智,甚至有些不可理喻,路西菲尔心中却一直告诉自己,绝不可以就这么真的放下贝利尔,不然早晚有一天,他一定会后悔。

    路西菲尔偶尔也会感到迷惑,他之所以如此执着于贝利尔,一直想要亲口问问贝利尔当年的真相,是否只因为贝利尔曾是他的“挚友”。

    “挚友”的身份难道真的对他有如此大的影响?以至于让他这些年来再不敢也再不想与任何天使有过多牵扯?

    路西菲尔从前一直很迷惑。

    直到他见到贝利尔的孩子。

    直到他在昨夜的梦中,看到贝利尔与其他生灵那么亲密地在一起。

    那个刹那,路西菲尔的脑海中一片空白,胸中、身体中却像是燃起了熊熊烈火,只想把那肮脏的竟敢触碰贝利尔的魔女焚灭殆尽!

    在这世上,唯有他才能站在距离贝利尔最近的地方!

    也唯有他,才有资格触碰贝利尔!

    在那个刹那,路西菲尔生平第一次被无边的愤怒和嫉妒所支配,以至于他明知道那个梦有问题,却还是控制不住地欺近了那个诱惑自己的贝利尔。

    若不是后来被及时阻止,路西菲尔也不知道自己会对贝利尔做出什么。

    指尖似乎还残留着贝利尔唇上柔软的触感,也似乎还能感受到贝利尔口腔中的热度,以及最后被狠狠咬住的疼痛。

    耳尖不知不觉变得通红,路西菲尔用手捂住正散发着高热的脸颊和眼睛,直到激烈的心跳终于恢复平静,才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起床为上班做准备。

    不过在去上班前,他必须找那个小鬼问清楚,昨天送他的那瓶酒究竟是什么才行——路西菲尔才不信昨夜的梦与那个小恶魔无关。

    不过,那小恶魔既然是贝利尔的孩子,又为什么会让他做那样一个梦?

    想到昨夜梦中那个名叫“潘多拉”,说想要再给贝利尔生一个孩子的魔女,路西菲尔的脸瞬间沉了下来——

    难道那小恶魔是贝利尔和那魔女的孩子?

    那么昨夜的梦,难道是那小恶魔在嘲讽甚至警告他?

    眉头不知不觉又蹙了起来,因为想到贝利尔在地狱或许早已有了更加亲密的存在,路西菲尔的脸色渐渐又难看了起来。

    来到那小恶魔的房间后,路西菲尔却意外地发现,平日必须要他直接拎起来就走,直到他们到达第六天许久后才能彻底清醒过来的小恶魔,此时竟不在寝殿里。

    那个臭小子,难道是担心他会兴师问罪,所以早早就躲起来了?

    心中有些好笑又确实想要找那小恶魔兴师问罪,路西菲尔很快用神识在整个天堂找了一圈,仍没有发现那小恶魔的身影。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眼水晶天的方向,忽然有些担心那小恶魔会不会是被神发现了。

    路西菲尔至今仍不能十分确定神对黑暗以及贝利尔的态度,所以他也不能确定,若那小恶魔真的是被神带走了,会发生什么。

    若那小恶魔真的被神带去了水晶天,就算是看在贝利尔的面子上,路西菲尔也一定会去水晶天请求神放过那小恶魔。

    不过事情或许还不至于那么糟糕。

    目光在这座寝殿镶嵌着许多照明用矿石的墙壁上看了几眼,路西菲尔很快来到靠近床头的一处矿石边,眨眼的功夫便把那块矿石抠了下来,露出其后几乎与墙壁融为一体的记忆水晶。

    ……

    这天傍晚,结束一天工作的天国副君路西菲尔破天荒地去了位于第六天北境的飞虎兽聚居区。

    在飞虎兽聚居区一棵高大的树干上捡起一只正沉沉睡着的毛色雪白的小猫咪后,路西菲尔心情不错地带着小猫咪返回了第七天。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